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不伦恋情 - 淫蕩巨乳妈妈
淫蕩巨乳妈妈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亚洲 自拍 偷拍 另类综合图区_又色又黄又高潮的视频_超碰国产人人做人人爽]

地址发布页:

(一
在我念国二时,健康教育十四章,一直是我相当困惑的一章,全赖胡盐生老
师,纔让我茅塞顿开。  胡老师身高一七五公分,年方二十七岁,身兼体育和健康教育老师,有天看
着年轻力壮的他在
  操场跑步,便大胆地求教于热心同学事务的他。
  我说︰「老师,我有健康教育的问题不懂,可以告诉我吗?」
  「什  问题,你说吧。」老师擦着汗说。
  我怯怯地说道︰「老师,你教的女性的生殖器官,书本上的图我看不懂,还
有    男女生真的睡在一起就会生小孩吗?为何我和姊姊睡那  久,她也没大肚
子?」
  老师笑笑说︰「这个问题嘛,改天有机会再详细告诉你,至于男生女生睡在
一起,还要女生受精纔会大肚子。」
  我搔了头想了想说︰「还有个问题,AB型的老爸和O型的老妈,会生下O
型的我吗?」
  老师顿时惊讶獃住,半晌纔说︰「你    说    你爸的血型是AB,你妈是
O,你也是    O?照理说你的血型不是A就是B,除非是验错了,或是你妈有
认识其他男人,然后    你再去重新验血型,有问题再来找我吧!」
  我怀着忐忑心情,再去重新验血,希望是验错的,无奈事与愿违,我的血型
依然是一个圈。
  隔天中午我再次去找老师。
  「老师,我的血型重新验过,还是O型啊,为什  呢?」
  老师一时表情亢奋起来,色瞇瞇地说︰「那问题就比较复杂了,下午我带你
回家,和你妈沟通沟通。」
  我说︰「好啊,白天老爸不在,只有妈咪一人在家。」
  在路上老师一直问我老妈的年纪长相,真是烦人。
  「你妈妈今年几岁,长得漂不漂亮?」
  「我妈早婚,今年才三十三岁,长得还算漂亮吧。」
  「那身材怎  样?」老师又接着问。
  「她的三围多少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妈胸部很大你要亲自问她,老师,你问这些问题作什  ?」
我不耐地答着。






  老师纔收敛话题说︰「没有啦,男人对女人总是好奇嘛!」
  当我们突击性地回家找老妈时,却在门口听到屋内有男女亲热的对话。
  「润哥,你别这样    啊    你别乱摸人家嘛    讨厌    」
  「美玲(家母名),想不想哥哥啊?」
  老师怕场面被撞见,害妈咪尴尬,便拉着我的手在外面偷窥着。
  老师低声说︰「我们来看看,你妈和这男人有没有暧昧关繫。」
  这个男人名邱润,是老爸建筑工地的下属,由于当建筑工人,皮肤被晒得黝
黑,体格也壮得似头牛。
  他正搂着半推半就的妈咪,又亲又摸的喫其豆腐。
  「老师,别看了,妈今天有客人来,我们改天再问她好了。」我企图逃离这
难堪的场面。
  「不行,现在正精彩呢,奸夫淫妇都在,等一下就有好戏看了。」老师看得
淫兴正起。
  只见润叔的毛手,正紧紧搂住妈咪肥美的丰臀,色急地来回爱抚着。
  「美玲,你今天穿什  颜色的奶罩?让我看看    」
  「讨厌,你的手好坏    」妈咪撒娇着。
  润叔的手已把妈咪的上衣扭扣解开,露出她粉红色的蕾丝胸罩,两个丰满的
乳房几乎快把胸罩撑破。

  「哇!你妈的奶子还真大    还穿这  性感的蕾丝胸罩。」老师垂涎地说。
  润叔的大手也开始在她的乳罩上四处爱抚着︰「真是漂亮的奶子,让我摸个
爽。」
  说着他已把手伸入她的乳罩内,粗黑的手指抚摸着妈咪雪白细致的傥胸,也
令她又羞惭又舒服地呻吟着︰
  「啊    不要啦    润哥哥    人家的咪咪好痒    」
  此时润叔嫌胸罩碍事,已色急地解开妈的乳罩扣子,露出她两个坚挺白皙的
乳峰。
  老师看了一眼,忍不住咽了口水说︰「你妈的身材真性感,那两个奶子又白
又大真漂亮,腰又细,屁股又大还扭来扭去,怪这个晒得像火炭的粗工,摸得爽
歪歪。」
  「幸好奶子没被你老公、儿子吸得变形,刚好让我用力摸个爽。」润淑说。
  「讨厌    人家老公纔没你那  色呢    志仁是喝牛奶长大的啦    」
  润叔也伸出毛手开始抓起她的玉乳搓弄起来,有时用力地捏弄,几乎把她的
乳房挤爆;有时用手指挑逗她易感的乳头,令她闭目沈醉不已。
  「我做工口渴了,想吸你的人奶解渴了。」润叔要求吸妈咪乳汁。
  「你好坏哦    这  大的人    还要吸人家的奶    」妈娇羞地抱着润叔的
头,让他贪婪的嘴唇含住乳晕,开始吸吮着她的乳头,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。
  老师看得兴起︰「你妈在喂润叔喝人奶,快看,连你都没吸过你妈的奶,原
来是要留给奸夫吸的。」
  我纳闷着问︰「可是润叔都是大人了,还要吸女人的奶汁纔会长大吗?」
  老师淫笑地说道︰「他要吸你妈的奶,下面那根纔会长得跟大树一样啊,哈
哈    」
  「小宝贝,今天穿什  花样的内裤啊?」
  「人家不知道啦    你还问。」
  妈咪今天穿着白色上衣和黄色短窄裙,裙围也把她高翘的臀部衬得更性感。
  





「你妈平时就穿这  性感吗?」老师问。
  「对啊,她即使在家也都穿得这  漂亮,她说要给来访客人好的印像。」我
答着。
  老师不以为然︰「我看    嘿嘿    她故意穿给润叔看的吧    」
  此时润叔也把黑手伸向她高翘的臀部,轻轻撩起她的窄裙,露出一件又短又
小的性感内裤,粉红色的蕾丝花纹,更增添几分少妇的娇媚。





  
「看到你这件小三角裤,就让我懒教硬起来了,小美人,这样摸你水鸡爽不
爽啊?你的水鸡已经在流汤了,三角裤已经湿了,你看看,被我摸爽就叫春给哥
哥听。」润叔挑逗着妈咪。
  老师︰「女人欠干时,就会开始叫春,下面也会流出水鸡汤。你妈现在正欠
男人干呢!哈    」
  「啊    你的手好坏哦    摸得人家妹妹    在流汤了    人家小内裤快湿
了    不要啦    润哥哥    」
  妈咪随着他的手不规矩地搓揉阴部,忍不住扭动纤腰地闪躲,但却让身体与
润叔更亲密地接触着。
  由于润叔的三字经和妈咪的叫春,盖过我与老师的窃窃私语,也许妈和润叔
早已沈醉在两人世界,外界动静悉无所知吧!
  此时润叔已把手伸入她的小内裤,摸上她浓密湿润的阴毛︰「你的水鸡毛都
湿了,是不是欠男人干啊?」
  「讨厌    你的手真坏    摸得人家下面好痒    别再摸了    润哥    」
  老师却抱怨︰「可惜没脱下你妈的三角裤,看不到她的水鸡毛。」
  润叔一边吸吮着她的乳房,一边伸手进入她内裤抚弄阴部。
  只见老师的下体也勃起,撑得运动裤高高凸起,还一边欣赏妈咪的骚样,一
边摸着自己鼓起的下体。
  我说︰「老师,你的裤子怎  凸起来了?」
  「男人要是看到像你妈这  欠干的女人,懒教就会硬起来的。」老师说。
  我说︰「老师,你是说我妈很欠男人干啊?」
  老师︰「等一下,润叔就会干得你妈爽歪歪的。」
  「不行,我怕润叔会欺负她,我要去阻止!」我终于看不惯润叔对妈的轻薄
行径。








(二)
  由于我突然地冲入客厅,老师一时看得出神,来不及拦阻我,只好识趣地进
入屋内。
  我对润叔厉声说︰「不要再欺负我妈妈了    」
  妈此时正被润叔大口吸吮着乳头,下体也被他搓弄得淫液直流,三角裤已湿
了一片。看见我和老师进入屋内,纔羞惭慌张地推开润叔。
  「润哥,我儿子回来了,别再玩了    」
  润叔这纔心有未甘地放开口中的乳头,把手伸出她的小内裤,手指上还残留
妈咪发情的淫汁,对我展示他的杰作︰「这是你妈欠人干的水鸡汤,哈    」
  妈咪只好慌张地把裙子穿好,再把胸罩扣好,以免春光外洩。
  老师自我介绍︰「李太太你好,我是志仁的体育老师,我叫胡盐生。」
  老师主动伸出手,妈咪也礼貌地和他握手。
  「我今天来作家庭访问,打扰了你和润兄的好事,真不好意思。」老师边用
两手抚摸着她的玉手边说。
  妈纔因刚纔的事被撞见而脸红不已︰「老师你别误会,我是被他强行抱住,
不得已纔被他欺负,但还是谢谢你的解救。」妈试图解释着。
  妈咪看着老师直瞧着她姣好的身材打量,玉手给她两手紧握住,还抚摸着她
细白的手背,半晌仍不松手纔说︰「老师,你的手可不可以放开了    」老师纔
自知失态地松了她的玉手。
  润叔见到口的肥肉落了地,不甘地说︰「干,真无采,刚纔已摸得她水鸡欠
干流汤,如果没有你们来,等一下一定可以干得她爽歪歪!」
  此时妈招呼两位客人入座,她自己则坐在两人中间,我只好搬了椅子坐在对
面。
  「志仁,为何今天突然带老师来找妈呢?」妈问着。
  妈也同时把茶端给老师,老师打量着妈咪姣美的脸庞与婀娜多姿的身材,用
手去接杯子,还故意抚摸她的玉手,良久妈纔不好意思地伸回来。
  「老师,您别这样,有小孩在看    」妈羞红了脸说。
  「妈,我想问为何爸的血型是AB,你的血型是O,会生下O型的我。还有
为什  刚纔你要喂润叔吸奶呢?」我反问她。
  妈一时错愕着,想不到十五年前的丑事依旧难以隐瞒下去,只好支吾地说︰
「你的血型是    O,可能是验错了吧!至于润叔,因为他路过这里,他说他生
病要喝人奶,身体纔会更勇猛健壮,我可怜他还没结婚,纔让他吸我的奶    」
妈咪试图解释着。
  「吸人奶身体纔会更强壮,那我也要吸太太的奶,哈    」老师抓她语病。
  我说︰「可是我从新验过,还是O型啊!你怎  说?」
  妈咪被我一再地追问,纔含着泪光说︰「这    这叫我怎  说    都怪润叔
啦    」
  「也不能全怪我啦,木财也有份啊!」
  在我与老师一再逼问下,润叔纔一手搂住她的细腰,得意地说起十五年前他
们的风流韵事。
  那年老爸的前妻由于孤枕难眠,被男人诱拐,离家和男人跑了,留下甫满周
岁的大姊。为了照顾大姊,想再讨个老婆照料。
  当年妈纔十八岁,正值花样年华,村中的流氓与混混,见了她都无不猛吹口
哨。但由于外婆贪图爸的高额聘金,于是逼妈嫁给大她二十岁的老爸。
  他们结婚当天晚上,村中的流氓木财与爸建筑工地的工人润叔,都是二十岁
出头的年轻人,刚好同来家中祝贺。
  木财︰「润仔,老李今天又娶老婆,而且比前妻更幼齿呢,纔十八岁长得前
凸后翘,真可惜嫁给这老头子真是有够浪费的。」
  润仔︰「要不然你要怎样?人家老板有钱啊!」
  木财︰「老李有钱,可是我们两个有过剩的精力啊,他的前妻听说是因为他
两三下清洁溜溜,纔跟客兄跑了,这个老婆更年轻漂亮,我们今晚去闹洞房,看
能不能喫喫她的豆腐。嘿嘿    」
  润仔兴奋地说︰「好啊,不过得先灌醉老李纔好下手。」
  在宴席进行时,两人狼狈为奸地劝老爸酒,一边眼睛也直盯着妈咪丰满的胸
部与婀娜的身材垂涎欲滴。
  木财︰「老李,我敬你,恭喜你老牛喫嫩草,娶到这  水还幼齿的新娘。」
  爸说︰「她叫美玲,今年纔十八岁,快给木财哥敬酒啊!」
  妈咪平时对他们敬而远之,纔拿着酒杯说︰「木财哥,我叫美玲,以后请多
指教。」羞怯地低下头。
  木财假装醉语︰「我认识你啦,本来要追你起来做某,想不到老李手脚比我
快,先把你喫了。」
  妈咪羞着说︰「木财哥,你醉了    」
  木财便假装站立不稳,一个踉呛,身体倒落妈咪的怀中,他的头也磨着妈丰
满的傥胸,两个眼睛直瞧着她低胸礼服中间的乳沟。妈咪的傥胸一时被这色瞇瞇
的流氓喫豆腐,也涨红粉颊说︰「木财哥,不要这样    」
  老爸︰「木财,你喝醉了,别再喝了。」
  木财起身后,与润仔使个眼色︰「润仔,换你敬酒了。」
  润仔︰「老板,恭喜你娶到这  水的某,以后老板的事就是我的事。」
  爸说︰「美玲,润仔是我的得力助手,以后还要他帮忙呢,快敬酒!」
  妈咪看着粗壮的润仔说︰「润哥,以后还要你多多辛苦。」
  润仔色瞇瞇瞧着妈的胸前乳沟︰「老板娘,以后有什  吩附尽管说,看我壮
得像头牛,不管厝内厝外的工作,我都很会作,连你家的水沟不通,我都能用我
的大鸡    牌的粗棍帮你通。」
  妈咪听得脸红︰「谢谢润哥,以后人家水沟不通,再麻烦您的粗棍来通。」
  此时润仔也如法泡制地,不小心倾倒手中的酒,溅湿她的胸前与私处,便佯
装擦乾礼服,用毛手趁机抚摸她的傥胸,然后用手乱摸着妈的大腿与私处,也令
她粉颊涨得通红。
  「对不起,我帮你擦乾净。」润仔说。
  妈咪的手拉着他说︰「不用不用,人家自己来就好了    」
  酒席散了之后,老爸已成半醉之态,润仔与木财仍执意进屋再喝。
  妈咪︰「木财哥,润哥,老李已快醉了,今晚就到此为止,二位请回吧!」
  润仔︰「嫂子,春宵一刻值千金,我扶老李进去你们的洞房。」
  木财也附和︰「结婚也要让人闹洞房啊!我们闹完洞房就回家睡觉。」
  妈咪制止不了二人的胡闹行为,便让润叔和木财扶着老爸进入洞房,木财也
把酒拿入卧室。
  正好大伯父经过房门︰「木财,老李快醉了,你们也该回去了。」
  木财︰「我们闹完洞房就回去了,而且老李憨厚老实,纔会让老婆跟人家跑
了,我顺便教他怎  把女人弄得服服贴贴,纔不会再去讨客兄。」
  大伯︰「对啦,你们常常在玩女人,顺便教他怎  把老婆顾好纔不会跟人跑
了,你们的经验丰富,对他这个幼齿的老婆就手下留情,可别把她诱拐去了。」
  木财︰「放心,我们只想『干干』漂亮的新娘子,不对不对,看看新娘子而
已啦。」
  大伯先行就寝后,木财顺手把房门锁上。
  只见老爸和润仔还坐在床边  拳喝酒。
  润仔︰「老李,今晚真高兴能和你喝酒,你输了,是男人就乾了吧!」
  木财看着娇艳欲滴的妈咪,穿着一件更性感的低胸,开叉及腰的红色礼服,
端坐在梳妆台前,两眼直瞧着她开叉中间露出的雪白玉腿。
  「光喝酒没意思,要来点余兴节目,纔像闹洞房啊!」
  老爸渐有醉意︰「木    财    那那    你们    要怎  闹洞房?」
  木财看了妈一眼,淫邪说着︰「很简单,如果你  拳输了三次,嫂子就要脱
一件衣服。」
  老爸︰「那如果你们输了呢?」
  木财︰「那就我和润仔各脱一件,给嫂子看个够,哈    」
  妈咪为此荒唐提议羞红不已︰「不行,人家会不好意思的,不要    」
  老爸劝说︰「美玲,没关繫啦,我  拳一定赢的,今天难得他们两个留下陪
我喝酒,你就别扫人家兴嘛!」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